天书奇谈过去的怒焰祭坛

天书奇谈过去的怒焰祭坛的相关内容。

天书奇谈过去的怒焰祭坛

  • 天书奇谈中怒焰祭坛一天可以打几次

    天书奇谈。。。

  • 天书奇谈 怒焰祭坛的隔岸观火任务 >杀死魔君大祭师(精英)(216/216)已完成。 这个任务...

    彩虹冒险SP。。

  • 《天书奇谈》高级副本奖励是什么?

    有不少副本,从难度低的开始说:
    1 亡语秘境:
    副本入口:伏魔山(9,32)
    副本要求:角色等级大于100 并处于团队状态下
    副本重置时间:每周2、4、6

    副本掉落:上古神器碎片(三等)、冰纹徽章、105级灵品装备
    满队时评分奖励面板 传说出过灵胄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
    上古三等在这里可以无限刷
    2 天渊殿堂:
    副本入口:伏魔山(4,83)
    副本要求:角色等级大于100并处于团队状态下
    副本重置时间:每天一次
    副本掉落:110级~120级套装配件(披肩、披风、饰品),110级~120级完美紫装,冰纹徽章,魔锻锭(三等),失落的锻造法局部
    评分奖励面板有几率出现灵胄3等
    另外猜对了江云可以无限刷装备从而刷银票

    3 主母之林:
    副本入口:主母之林(X27,Y16)
    副本要求:角色等级大于100级,并处于团队状态下

    副本掉落:飞羽腰带,飞羽环扣,飞羽束腰,飞羽徽章(可在副本商店内换取装备、帮会材料包、骑宠技能)
    也是每天能做一次
    这个副本的评分面板奖励是按等级划分的,120还是125以下有几率出现灵胄3等生命石灵品等,以上有生命石玄品及玄兵碎片三等什么的,也有帮会材料包

    4 过去的怒焰祭坛:
    副本入口:十字路口(16,9)
    副本要求:角色等级大于115级,并处于团队状态下

    还是每天能做一次
    副本掉落: 记忆系列装备,低级宝石合成符,女神曙光,玲珑宝石袋,进化之灵

    这里的进化之灵是高级的,掉落跳动的进化之灵
    副本评分奖励和主母之林差不多,进副本前可以在商越那里接个叫记忆之旅的任务,完成了给一个宠物经验符,很多宠物经验

    5 精灵王国
    副本入口:仙境府邸(78,61);
    副本要求:玩家等级大于等于100级,需要在团队状态下。
    副本奖励:精灵勋章, 魔瓶

    魔瓶开出的是精灵

    6 双星殿
    副本入口:祭牙台地(6,65)
    副本要求:角色等级大于115级并处于团队状态下

    副本重置时间:每天一次
    副本掉落:探险者徽章、时光的灰烬(125级戒指)、凰的灰烬(125级饰品)、凤的灰烬(115级饰品)玲珑宝石袋(1级)、灵品/玄品开光道具、灵品/玄品升级宝石、不灭精华
    副本徽章可以购买骑宠的风之心技能精华
    副本评分奖励还是玄兵生命石什么的
    此副本难度较大

    还有个兜仙殿,但是要求120以上才能去,奖励的东西也主要针对二转后的,先不介绍了
    如果你有疑问欢迎追问我

  • 天书奇谈颤抖的进化之灵可以通过万重山的副本获得,那发光的进化之灵怎么获得?

    只有在副本中才能掉落此物品。
    可以通过绿野仙踪副本获取低级的进化之灵,也可在亡语秘境副本商店兑换获取,高级的进化之灵可以在双星殿副本、过去的怒焰祭坛副本获得

  • 天书奇谈

    故事写到这,我不禁松了口气,终于写完最后的战斗了啊!这时自己写来才发现,原来那场战役是那么惊险刺激,身为当事人,我只觉得心脏不断在强烈蹦跳着。
    接下来,大家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,阿狼大哥和羽怜大嫂终于在现实世界里结了婚,并且两个人都随着娃娃回到她的国家去,阿狼大哥继续行医,而羽怜大嫂也继续做她的财政工作。
    娃娃在五年后,成为了一国的女王,这真是吓死人了,娃娃当女王?上帝保佑这个国家会安然无恙的撑到娃娃卸任。
    南宫罪最后娶了浴冰凤凰……虽然结婚典礼当天出了点差错,梵居然出现了!还带着欠扁的微笑送了新娘九百九十九朵的红玫瑰……在我们正在担心,等等神父问有没有反对这桩婚姻的时候,新娘会不会第一个反对的?
    凤凰却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,她走到梵的面前,举起她十公分高的新娘高跟鞋,狠狠地往梵的小XX踹了下去,不知怎么着,当场我好像听到‘喀’的一声!但是断的绝对不是凤凰的鞋跟……
    罪和凤凰的婚礼就在我们叫救护车把梵送到医院去后,顺利落幕!(虽然我比较想叫的是垃圾车!)小俩口目前甜甜蜜蜜的一起成为罪犯的大克星││号称罪犯克星夫妇。
    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,小龙女真的当了我弟媳!而且还是奉子成婚……
    虽然说,我老弟和小龙女已经当了男女朋友,但是小龙女还是迟迟不肯嫁给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扬名,直到某天,扬名不知道为什么,跟我借了根连我都没用过的缝衣针,还仿佛不共载天似的拚命地戳着一个……咳咳,就是那个“保”字开头,“套”字结尾的东西。
    三个月后,我就有了弟媳,和一个七个月后会出生的外甥!
    嘿嘿,后记说到这,大家一定很担忧阳光和剑心吧?
    为了让阳光和晴天有情人终成眷属,居和卓哥哥终于肯一起合作,小龙女和娃娃负责出钱,“生化身体开发计画”就这么成立了,总之,就是延续龙典当初的生化身体计画,最后终于让阳光能够走出游戏,在现实世界和晴天长相厮守……目前两人下落不明,他们老是在绕着地球跑,这时搞不好已经跑去非洲探险了也说不定。
    而所谓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,天仙为了缠住娃娃,也率先跑了出来,目前在当娃娃女王的专属保标,接着我可爱的肉包子,要是放它在孤孤单单的第二生命里,它肯定会创下水淹第二生命的新记录,当然火凰也吵着要跟老公出来玩,最后,连不怎么想出来的剑心的身体都被我们创造出来了。当然,冷狐拿着飞刀威胁居和邪灵一定要做,是一大因素。
    剑心还是不肯跟冷狐走,但是没地方去的他,只好赖在我家,一直闲闲没事干的他开始打扫房子后,从此变成我家的超级打扫工,所以我家的地板一直都处于光洁如镜,不小心点走路的话,很可能会从五楼一路滑摔到一楼去。
    冷狐还是每隔三天就会来找剑心比试武功,至今仍没赢过。(废话!居和邪灵是把剑心的生化身体设定成超级保镳型的,就算拿着机关枪扫射剑心,他都不会有事,人类打得赢才有鬼。)
    啊,对了,我的表姊玫瑰和断剑也在事情不久后,就结为夫妻啦……玫瑰和断剑在知道我是王子后,两人惊讶到连下巴都差点掉下来,不过他们还是没忘记用这件事威胁我,逼我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包了超级大包的红包……
    想到这,我也好些时候没有看见大家了,自从十年前那一战后,大伙就各自散去,回归到正常的生活,好久没有把所有人聚在一起了,我不禁有点想念那段岁月……
    碰!我那贵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桧木门居然被人一脚踹开,我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哪个混蛋居然敢踹我的宝贝门,还打搅了我,不知道今天是我的装气质日吗?”
    “可是,小小蓝吵着要找你。”我老妈带着无辜的笑容,放下手里的可爱小女孩,那双跟我简直一模一样的浓眉大眼,可是我的骄傲呢!虽然每个人都跟我说,小小蓝长得比较像她爸爸,但是那双眼活脱脱就是我的翻版。
    “爹地~~”小小蓝一被阳光放到地面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我怀里。
    “是妈咪啦!”我万般无奈的第N次纠正女儿。
    “才不是呢!”小小蓝嘟着小小的嘴巴:“幼稚园老师都说,怀孕生小小蓝的人才是妈妈,另外一个是爹地啊!”
    这个……我有点心虚的玩弄手指,因为我怕痛嘛……所以,所以当初就……
    “居,我想要小孩!”我脱口而出。
    话说我那死老弟在龙典事件后,终于追到了大姐姐小龙女,而在求婚数十遍失败后,我弟最后终于靠着一根缝衣针娶到了小龙女。在我弟大学毕业典礼的那天,突然接到老婆要生了的大消息,就这样穿着学士服从礼台上,还顺便拉上了我。
    “姐,快飙车啊!”扬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连他对天发誓过这辈子绝不坐我开的车这件事都忘了,居然要我飙车,好吧,看在他这么急的份上,我就给油门催下去,飙了时速三百……
    幸好小龙名现在还是有爸爸!
    我抱着小龙女和我老弟的小娃娃,风龙名,看那软绵绵的身体和胖嘟嘟的小手真的好可爱喔,可是那死老弟老是说,看我抱小龙名的样子,他会得心脏病,所以老是不给我抱抱…
    …每次都是趁他不在的时候,然后小龙女又为了偷偷出门买LV和香奈儿,才会把小龙名给我抱抱。
    正在帮我按摩肩膀的居呆愣了十秒,然后带着兴奋的问:“可是老婆,你不是怕痛,所以不想生小孩吗?”
    “对唷,会痛……”我偏着头想,想到当初小龙女在产房里,一边生一边狂喊要杀了扬名的痛苦模样,我就有点怕怕的。(虽然说扬名的喊叫声好像也不比生小孩的小龙女来得小声,在旁边陪产的他,手臂硬生生被小龙女折断……)
    “可是好可爱;但是又好痛……”我狂敲着头,连小龙名快掉下去了都没发觉,居赶紧把小龙名抱走,以免发生惨剧……我被扬名和小龙女和我老爸老妈外加龙爸追杀的惨剧。
    “怎么办啊……”我苦思,苦思……
    在旁边安分打扫的剑心突然默默地走了过来,放下一份报纸,然后又想默默地离开。
    “剑心,冷狐不是邀了你一起去喝茶?”我记得上次冷狐好像这么问过剑心。
    “我不去。”剑心简单明了的回答:“我还想当个男人。”
    真是个不去的好理由,我咬着食指,耸了耸肩:“去不去有差吗?你没去,冷狐还不是会杀来我们家跟你喝。”
    “正确来说,这是小龙女的房子。”剑心陈述事实后,拿着吸尘器继续他的打扫工作。
    可怜的冷狐,不知道他这辈子要喝多少茶才能追到这冰块剑心了……我随手拿起今天的报纸,想看看今天又是哪些政治人物在乱搞,但是一看到大标题,我就眼睛爆出万丈光芒!
    “居!你看。”我的眼神闪着万丈光芒,哀求地看向最最最亲爱的老公,居。
    “这个……”居惊骇万分、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手里的报纸,然后又看看我。
    报纸上写着:“XX医院成功让男性怀孕,并在日前成功生下一名健康的婴儿!”
    我看着居怀里的可爱小龙名,又用最最可怜哀求的眼神看向居……
    而居,从来没让我失望过。
    十个月后……
    “老公,你撑着点啊!”我着急的看着居惨白的脸色。
    “好…”躺在床上的居惨白着脸,还不停的大口喘气。
    “阿狼大哥,居不会有事吧?”我赶紧问穿着手术服的阿狼大哥。
    为了让居顺利生下宝宝,特地从别国回来的阿狼大哥对我爽朗地笑了笑后,戴上了口罩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居的产检报告都没问题,一定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的。”
    “放心吧,王子,居不会有事的啦!”穿着护士服的羽怜大嫂笑吟吟的安慰着我:“你先出去吧,要剖开肚子把小孩拿出来了喔。”
    什么?要切开居的肚子?那会死掉吧?杀鱼不就是剖开肚子吗?我慌乱的连眼泪都掉了出来:“呜呜呜,不要剖开居的肚子啦,我不要小孩了,居你不要生了啦!会死掉的啦,呜……”
    阿狼大哥和羽怜大嫂的脸都降下三条黑线,而居则是强忍痛苦轻声的安慰:“不会的,我不会有事喔,老婆你先出去等等,等一下我就会抱着小娃娃出去给你看了喔。”
    我收起哽咽声,有点怀疑的问:“真的吗?”
    “真的,你快点出去啦!”三人异口同声的喊。
    我嘟着嘴:“我想留下来陪居。”
    产房的门却突然被打开,而卓哥哥无奈的表情出现在门口,他走到我旁边,一把抱住我,然后把我往外拖,顺便丢下一句话:“你们动手吧!”
    “混蛋!不要趁我生孩子的时候,偷吃我老婆的豆腐。”居气得整个人从产床跳了起来:“听到没有,邪灵,放开王子!”
    阿狼大哥一把将居抓起,丢回产床后,他叹了口气:“真是难搞的一对夫妻。”
    接着,我再也没听到居在产房里叫嚣着要卓哥哥不准乱来的声音,我反而开始担心起来,该不会居像鱼一样,被剖开肚子后就死翘翘了吧?我忍不住胡思乱想,并且在产房外拚命来回跺着步。
    “我姊夫怎么样了?还没生出来啊?”慢步走过来,扬名试图挂张严肃的脸,但是又忍不住爆笑出来,一边拍着卓灵斌的背,一边笑到快刹气:“哈哈哈,卓大哥啊,你真该庆幸没娶了我老姐,不然现在生孩子的就是你啦!”
    “庆幸吗?”卓灵斌微微笑着,嘴角带着挥不去的苦涩,他知道如果当初替我挡下那击,又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才苏醒的人是他,或许现在生小孩的真是他也不一定,可惜如果是没有意义的。
    “哇啊……”一个清亮的孩子哭声从产房传出来。
    我张大了嘴,小孩子……真的生出来啦?
    过了会,产房的门被推开来,羽怜大嫂抱着个布包走出来,我三步并作两步越过羽怜大嫂,跳到居的面前,他还是紧闭着双眼,脸色还是有点苍白,但是很明显,他还在呼吸……
    我总算松了口气,轻轻抚着满头细汗的居,我裂开了嘴笑,这时候好像应该说一句话。
    “辛苦你了,老公。”
    后来,我和居在参考星座、生辰八卦、易经、天地经、易筋经……总之,是非常努力的挑选后,把居努力生下来的可爱女儿叫做││闵蓝蓝,大家都昵称我的宝贝女儿为小小蓝,也就是眼前这个超级可爱的小女娃。
    “对了,爹地,卓哥哥来了喔。”小小蓝开心地笑着。
    “小小蓝要叫卓叔叔,卓哥哥是妈咪叫的。”我再度纠正女儿乱七八糟的辈分。
    “喔,爹地,跟你说喔,妈咪和卓哥哥在打架喔!”小小蓝的小脸蛋上充满兴奋,小拳头还拚命做出挥拳的动作。
    “什么?”我眼睛差点爆出来,又打起来了?可是我一直待在这边,也没去当导火线啊?
    “他们又为了什么打架?”
    “不知道耶!”小小蓝偏着小脑袋,食指还不解的敲着脸蛋上的酒窝:“小小蓝刚刚说以后要嫁给卓哥哥后,妈咪就说要跟卓哥哥拚了,小小蓝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耶。”
    “……你要嫁给卓哥哥?”我抱起小小蓝:“小小蓝,你跟卓哥哥差了三十几岁耶!”
    “有什么关系?”小小蓝挺起胸膛,手指还举起数着:“龙姐姐比名哥哥大好几岁,剑心哥哥和冷狐哥哥都是男生,娃娃姐姐和天仙姐姐都是女生……”
    “天仙是男的,只是长得像女的而已。”我再度纠正女儿的错误,而且……小小蓝,你的辈分里除了哥哥姐姐外,难道没有其他称呼吗?
    “还有肉包包哥哥和火凰姐姐啊!”小小蓝最后提出最劲暴的一组非人类甚至是非生物的恋人组合。
    难不成小小蓝因为这堆乱七八糟的恋人组合的误导,所以决定嫁给卓哥哥?我真是哭笑不得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现今大家动不动就活个两百来岁,差个三十几岁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?虽然说居可能会抓狂就是了……
    “不管了,爹地,小小蓝要去找肉包包哥哥玩。”我的宝贝女儿开开心心的蹦跳出我的书房。
    我提醒着小小蓝:“小心火凰吃醋啊,别被她烫着了。”
    “好~~”小小蓝边喊边关上书房的门。
    “不知道居和卓哥哥要打多久。”我搔着脸,虽然知道卓哥哥不会真的把居打成重伤什么的,不过居的俊脸要是受伤了,我还是会很心疼的。
    至于卓哥哥的安危,根本不需要担心,他们打了十年,也不见卓哥哥受伤过,倒是居老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让我包扎伤口。
    “剑心在客厅打扫,他们两人打不了多久的。”我老妈笑着解释道。
    “剑心在啊?那就不用我担心了。”我放心的打算继续我刚才的工作……谁?谁说我的工作是装气质的?不是装气质,K?是写书!写书!
    “主宰,把我未完成的书调出来吧。”我对着空气吩咐道。
    而一个虚拟人影出现在书桌前,有着一头红发和灰色的眼眸,左眼下还带着特殊的魔纹,生命主宰微微笑着:“要结尾了吗?”
    “是呀!”我笑着,幸好有生命主宰这个好帮手,不然我肯定把事情都处理得乱七八糟,幸好当初龙典的意识消失后,生命主宰的意识又从新回来了,并且回到了网络世界……只是剑心那家伙却说什么,要是公开主宰还活着,会惹来一堆麻烦,不如说他挂了……害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。
    不管如何,这故事总算要结尾了,我轻敲着脑袋:“我想想……唔,这样好了,从此以后,大家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,这样好吗?”
    “再好不过了。”主宰轻轻笑着:“书名呢?”
    我正想开口时,书房的门再度被碰的撞开,又是一个人影冲进我怀里,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:“老婆,邪灵他居然诱拐我们家的小小蓝啦。”
    “我没有!”卓哥哥抿着嘴厉声说道。
    “没有?”居也不甘示弱的抬头回吼:“没有的话,小小蓝为什么说要嫁给你?明明就是你这家伙看我家小小蓝年幼无知,所以故意诱骗她的!你这个恋童癖的变态!”
    “我没有恋。童。癖!”卓哥哥咬着牙一字一字地低吼。
    “你有!”居斩钉截铁地说:“当初我老婆才几岁,你就爱上她,现在又拿我家小小蓝开刀,这不是恋童癖是什么?”
    “居……别闹了。”我看情况不对赶紧出声制止,卓哥哥的铁青脸色很明显看得出来快抓狂了,再闹下去的话,难保我不会在今天当了寡妇。
    “我……只是担心我们家的宝贝女儿。”居露出了委屈的神色,接着顺带抱住我,然后用示威的神情看向卓哥哥。
    “放心,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,恋女儿情结外加同性恋的家伙!”卓哥哥冷冰冰的反讽道。
    “你说什么!”居为之气结。
    两人瞬间又开始大打出手,卓灵斌凭着高超的身手,光是赤手空拳就有足够的杀伤力……
    至少对居这个弱不禁风的教授来说,杀伤力十足!而居虽然连卓灵斌的一根手指都打不过,但是他至少还可以使出唯一会的招式,一边闪躲一边随手拿起不知名物体往卓灵斌扔!
    眼见我的书、纸镇、到滑鼠全都被居拿起来乱扔,而卓哥哥三步五时就踢毁我的花瓶、椅子,我宝贝的书房居然被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弄得一团糟………我火大啦!
    我气得青筋爆了N条,拳头握得死紧,最后使出我的必杀大绝招—大吼:“冷狐!有人在增加剑心的扫除工作量啦!”
    此话一出,卓哥哥踢到一半的腿硬生生停在半空中,而居也看了看正要扔出去的马克杯后,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摆回原来的地方。
    冷狐,才是真正的狠角色,尤其当事情牵扯到剑心的时候,他更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留情!
    毕竟,谁都不想和十八岁就穿着高中制服,拿着飞刀在混黑社会的人作对啊!又不是嫌命太长,想马上葛屁!
    门口默默走进两个人影,一个是剑心,另外一个则是永恒的跟屁虫││冷狐!
    “大家来了。”剑心言简意赅地说明。
    大家?哪些大家啊?我不解地想。
    “居、邪灵,你们又在打架啦?”阿狼大哥爽朗的笑声已经从外面传来,还伴随着羽怜大嫂的轻笑声。
    “阿狼大哥、狼哥!”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地喊。
    “狼哥,你怎么来啦?”居惊讶地问。
    “唉呀呀,大家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啦?”羽怜大嫂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和驯。
    “羽怜大嫂也来了?”看到好久不见的羽怜大嫂,我忍不住冲过去扑进大嫂的怀里。
    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这么喜欢撒娇。”羽怜大嫂轻斥道,但是眼角却带着明显的笑意。
    “这家伙从以前就是这样,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小龙女靠在门边调侃的说。
    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!”扬名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    我惊讶地问:“咦,你们两个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?平常不是都要居开车去PB把你们这醉生梦死的两个人给拖回来?”
    “唉,PB倒店了。”小龙女一脸心疼不已。
    “喔?”这该不会是……
    “不过就是在他们店里打了几场架而已,居然就倒店了,又要找新PB了。”扬名摇头叹气:“小龙女,你少招蜂引蝶点,我就不会跟那堆色鬼打上架了。”
    “哼哼,你才少引点狂蜂浪蝶呢!说到这个,上次那个辣妹又是怎么回事?”小龙女不甘示弱的回答。
    果然又是这两个人惹的祸,我摇着头。
    “王子哥哥!”一个高贵中透着一丝俏皮的脸蛋从门边露了出来,而旁边那个高不知道是男还是女的美人,已经完全出卖了这个女孩的身分。
    “娃娃!天仙!”我这下真的吓到了,要是堂堂一位女王居然跑来靠在你家门边,就算你对这位女王的真面目再熟悉不过,还是会吓一跳的。
    我有点不敢置信的问:“娃娃,你怎么来了?”
    “嘿嘿,因为人家想跟天仙结婚嘛。”娃娃嘟着嘴。
    “你想跟他结婚?”我倒也不是很惊讶,都有晴天和阳光为先例了,只是这件事和跑来我家有什么关系?
    “可是那些大臣说,娃娃是女王不可以和天仙结婚,所以娃娃就把王位丢给妹妹啦。”娃娃笑吟吟的:“娃娃没有地方去了,以后就要跟王子哥哥们一起住了,好不好?”
    “当然好啊!我正觉得这房子太大了,人又太少,不够热闹呢!”我开心的笑。
    “王子哥哥在做什么啊?怎么主宰一直在旁边傻笑。”娃娃心细看到虚拟化的生命主宰正站在旁边待命。
    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差点忘了主宰还在旁边等我为书取名字呢。
    “我在帮我的书取名字!”
    众人听了都面面相觑:“不是早就取好了吗?”
    “啊?”我的书早就取名字了?怎么又只有我不知道啊?
    “大家早就觉得,不管你是男是女,你永远都是我们心中那个会狂傲的笑、最重视伙伴,最不可思议的血腥精灵王子,既然你的真实性别是女的,那就勉强算得上是二分之一王子。”
    (全文完)

  • 天书奇谈

    什么意思